欢迎光临聚微商官网!

问题微商俩月造出一款“朋友圈”面膜

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  热度:      时间:2015-06-08 12:48

  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近日联合调查显示,84.8%的人在朋友圈看到过有人卖面膜。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网络代办公司,打造一款“国际大牌”面膜,从公司注册、产品设计到出厂销售,最快不到2个月,产品经层层代理加价卖给消费者。

问题微商俩月造出一款“朋友圈”面膜

问题微商俩月造出一款“朋友圈”面膜

一级代理商与初级代理商的对话截屏,反映初级代理商很难赚到钱。

问题微商俩月造出一款“朋友圈”面膜

面膜代理商朋友圈中晒出的快递单及待发货物,营造出微商很忙很赚钱的样子。

问题微商俩月造出一款“朋友圈”面膜

面膜代理商朋友圈中晒出的快递单及待发货物,营造出微商很忙很赚钱的样子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朋友圈“国际大牌”面膜内幕:香港注册国内小厂生产;层层代理加价卖给消费者

  你的微信朋友圈被面膜攻占了吗?如果没有,可能说明你的朋友圈太小了。近日,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联合推出的一项调查显示,有84.8%的人在朋友圈看到过有人卖面膜。

  朋友圈中的“面膜们”如何出炉?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网络代办公司,打造一款全新的“朋友圈”面膜,从公司注册、产品设计到最终成品出厂上市销售,最快的流程不到两个月时间。一些没听过名字的“国际大牌”通过炫功能、造概念、搏出位、再通过层层代理加价卖给消费者。

  面对鱼龙混杂的微商产品,北京市食药监局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网监大队队长李旼建议,微信平台方应加强对微商的把控,如实施严格的审核机制,制定相关规则,增加消费透明度。如果没有有效的管理和引导,微商将难以走上正轨。

  微商之始

   “网红”携三无产品引爆朋友圈

  说到朋友圈微商,90后“网红”周梦晗最富名气,她被曝光留学回国后营造“网红”身份,积累10万粉丝并售卖面膜,同时也发展下线,自称年收入近8位数。而她的三无面膜却让一些卖家差点毁了容。

  被媒体曝光的问题微商当然不止周梦晗一人。曾有媒体调查发现,由90后女孩王相予创立的“妃莉娅”减肥药,不仅无批准字号、无质量认证,还涉嫌夸大虚假宣传。而2014年,王相予就创立过另一款减肥药“奥汀羽”。

  一年之内,“奥汀羽”被网友们发现为“三无”产品,“吃完这个月都没来月经”、“头晕,腰疼,脸色发黄”等买家投诉层出不穷。

  “奥汀羽”自称是奥宇古娜生物科技(瑞士)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在亚洲的主打产品,而该公司被扒出是2014年3月在香港注册的一家空壳公司。

  其包装上的厂家也否认了生产过该款产品,“之前也有很多人询问,已向相关部门举报”。广州市白云区食药监局也向消费者出具书面答复,“奥汀羽”包装盒上的生产地址均为虚假。

  即便如此,新京报记者发现,“妃莉娅”的多款减肥茶、面膜等至今仍在朋友圈中推广出售。

  “网红”如果不靠谱,其他“国际品牌”呢?近日,新京报记者拿到一款在朋友圈销售的面膜,该品牌自称授权自瑞士V-TALK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委托方为“(香港)微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”,原料产地为瑞士,包装上并没有写被委托的生产厂家名称,而是直接写上了“分装厂址:广州白云区榕树塘南二巷2号”。

  而在面膜盒子正面,看不见一个汉字,字号较大的品牌名称上,没有“R或TM”,这意味着这个品牌不是注册商标;盒子背面也基本不见汉字,记者通过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官网查询其条形码,在国内和国外编码中,均查无此产品。

  而当记者扫描盒子背面的二维码后显示,“微语(香港)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荣誉出品V-TLAK品牌水润面膜”30ml精华液10片装统一售价:268港币。

  除此之外,记者在香港公司注册处并没有查到这家“微语(香港)国际集团有限公司”。更重要的是,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网站上也无法查到该款面膜的备案信息。

  也就是说,该款没有中文说明、条形码错误、无备案信息的面膜,根本没有在市场上出售的资质,就是这样一款“漏洞百出”面膜,在朋友圈正以150元每盒的价格售出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(c) 2005-2016 创业范-深圳本地旗放下优质微商平台,优质微信微商代理第一平台.www.chuangyefans.com,版权所有. 粤ICP备13072425号-3